淄博 > 财经中心 > 越剑智能客户小而散,经营体量合理性存疑

越剑智能客户小而散,经营体量合理性存疑

[导读]:【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浙江越剑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加弹机、空气包覆丝机、经编机及剑杆织机四大类产品,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越剑智能在2016年到2018年...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浙江越剑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加弹机、空气包覆丝机、经编机及剑杆织机四大类产品,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越剑智能在2016年到2018年期间的业绩表现非常不稳定,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6.69%、61.93%和7.25%,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9.15%、60.94%和3.55%,而且在这三年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入金额也是逐年减少。综合上述数据,越剑智能的未来业绩表现是值得投资者担忧的。

  不仅如此,越剑智能的人力资源数据也非常值得关注。根据招股书披露,截止到上市前,该公司50岁以上员工占比高达43.65%,其中退休返聘人员就多达135人,与此形成对照的是30岁以下员工占比尚不足10%。

  而相比人力资源数据,越剑智能的客户信息,蕴含的风险更大。根据招股书披露,越剑智能在2019年上半年向前十大客户销售金额,占同期销售总额的比重仅为12.93%,客户非常分散、小型客户众多;其中第1大客户“绍兴市柯桥区向阳潭实业有限公司”和第4大客户“慈溪市旭盛纺织有限公司”均为新增客户。

  尽管在招股书中,越剑智能针对“公司客户较为分散符合行业管理”做出了数据说明,但是依然能够看出该公司相比同行业其他公司来说,客户也是最为分散的之一,典型就是2016年,越剑智能的前五大客户占比在全部可比公司当中垫底。

  从2019年前4大客户来看,第1大客户“绍兴市柯桥区向阳潭实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高达1000万元,但实缴资本并不高且截止到2018年末员工社保缴纳记录为零。但这样一家公司却担起了越剑智能第一大客户,以及将近1500万元销售额。

  值得关注的是,这家客户在2015年之前的法人代表为施老虎,随后变更为施芳红;施老虎同时还是“绍兴县三华丝织厂”和“绍兴县冶金材料厂”的法人代表,这两家公司一家在2017年12月被吊销,另一家也已经注销。

  再来看其他客户,第2大客户“潍坊华宝纺织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670万美元,但截至到2018年末员工社保缴纳记录为零;第4大客户“慈溪市旭盛纺织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注册资本达1300万元以上,但截止到2018年末员工社保缴纳记录同样为零。这很令人怀疑,这家客户的经营规模是否与其采购额匹配?

  不仅如此,2019年上半年的第3大客户“浙江汇隆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原本为新三板挂牌公司,后于2019年2月申请摘牌。从该公司披露的截止到2018年上半年末的经营数据来看,并不好,2018上半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骤降,且期末账面货币资金仅有1800万元左右;在2018半年报中该公司也披露到“在涤纶长丝行业整体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常规涤纶长丝企业纷纷转型,投入到了差别化涤纶长丝的生产上来,公司经营将因此面临较大的行业竞争风险。”在这样的背景下,该客户在2019上半年却斥资近千万元向越剑智能采购纺织设备。

  除了2019年上半年的主要看客户之外,越剑智能在招股书中披露的重要合同中,也存在不少问题。在2019年上半年新签合同中,涉及金额上千万元的有3家公司,分别为“慈溪市豪毅纺织品有限公司”、“杭州森茂化纤有限公司”和“绍兴柯桥巨楠化纤有限公司”。

  其中“慈溪市豪毅纺织品有限公司”和“绍兴柯桥巨楠化纤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分别为500万元和2180万元,但截至到2018年末的实缴资本均为零;“杭州森茂化纤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注册资本500万元,也是在该公司成立当月便与越剑智能签订了上千万元的设备采购合同。

  此外,根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越剑智能高层员工涉及10人,平均薪酬为39.24万元,也即这10人共计领取薪酬392.4万元。对此招股书披露“高层员工为在公司领取薪酬的董事(不含4名独立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与此同时,招股书还披露了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2018年度薪酬,在剔除4名独立董事之后,其余10人的2018年度薪酬合计仅为360.02万元,这与招股书前文披露的数据并不一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卓越商务淄博站 淄博分类信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jzx/188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